黄片黄片

整理了一番思绪,江浔忽然想到,这个到底算不算是任务还是只是单纯的比赛。

如果是任务……

谁来付魂力?

她又不需要逆袭。

所以大概是没有魂力的,只是比赛到底是怎么比赛的,比赛的规则是什么完全不清楚啊。

难道让她回来是想着让她替自己报仇?

为了个那么小的事让她报仇?这件事她都快给忘了。

商城的德行众所周知。

“……”

先不管了,对了,星魂在哪?她之前好像听到星魂在叫。

“蓝星?蓝星你在哪?”

江浔低喊了一声,然后……

漫步在夕阳下的文艺清纯美女图片

她通过镜子发现,她的头顶居然冒烟了,对,就是冒烟。

一阵烟雾过后,星魂从她头顶爬出来了,一团白色云雾状的东西从她头顶就这么爬出来了,张牙舞爪的……不对,好像是惊恐吧。

“咿咿呀呀……好可怕,你挂了我们的比赛就失败了呀,呀呀呀……”

→_→

“从我头上下来,你怎么在我脑袋里?”

这东西……

“你的脑袋里面最安全呀,而且你遇到致命的危险说不定我还可以替你挡一下呀~”

“……”

说的好有道理,她竟无法反驳,可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的说。

不想管了。

“回去!以后不要随便出来,特别是有外人在的时候,知道吗,这里可不是你的地盘,万一这个位面对星魂发现你这个外来者,说不定一口把你给吞了。”

星魂:“……”

看着星魂乖乖的缩回去,江浔满意的点了点头,难道这个任务和星魂有关?

不是说是她们两个人的比赛吗?

星魂缩了回去,在江浔的脑海之中碎碎念着,江浔也没有理会,因为之前吃了一滴凝露的原因,她的身体已经出现了很大的变化。

被封印在伤口的毒素正在被慢慢的排出来,伤口也在慢慢的愈合,这就不用她在额外的想办法解决病毒了。

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病毒和之前使用源火消耗太过的原因,凝露的效果减弱了很多。

江浔除了感觉到身体出了一些恶臭的汗之外,并没有太大的改变。

简单的擦拭了下身上的汗渍,江浔开始尝试着使用久违的异能。

她的异能,是木系异能。

思想渐渐的集中,江浔的掌心很快便窜出了一根藤蔓。

藤蔓呈现黑色,上面布满了尖锐的尖刺。

这个……

和她之前的异能好像有一些不同啊,她之前的异能好像没有那么大的威力呀,而且这个召唤速度也太快了。

大概……

是凝露的原因?

毕竟都是木系,7747的本事可不小,好歹也是世界树呀。

默认了自己的异能变异的事实,江浔又开始查看起自己的异能等级。

三级?

比之前的黄级丧尸低一个等级,难怪丧尸病毒会蔓延的这么快了,不过也不错了,前世她辛辛苦苦在末世之中苟延残喘了十年也才异能二级。

抬手将腰部缝在夹层里面的小布袋给找出来扔掉,原本里面有一袋引尸粉,袋子已经破碎,里面的引尸粉也全部消失不见。

又在这里呆了小半天,正是大中午的时刻,空中的太阳很炽热,犹如夏季的正午,比早上到温度高了十几度。

江浔把镜子摔碎,然后用镜片割掉了战斗服的长袖,这才感觉不是那么多热。

呵呵~

防御性的战斗服,区区镜片就能割断。

一直到伤口全部愈合之后,江浔这才准备离开。

下面的丧尸陆陆续续的又开始聚集过来,似乎是闻到了生肉的气息,即便是大中午,也来的特别快,数量不是很多,大概十几只的样子。

丧尸多数是不喜欢太阳的,它们多数喜欢阴暗的环境。

而且这些丧尸都是些一级二级的丧尸,并没有什么高等级的丧尸。

一般的高等级的丧尸都有自己的领地意识,这些丧尸不仅吃人,还吃丧尸的晶核。

当没有足够的生肉来补充能量时,它们就会吃晶核,这样可以保证他们可以一直进化下去。

但是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出现有意识的丧尸,这些丧尸,全都是被病毒控制的行尸走肉,想要衍生出意识有些不太可能。

或许这个任务是让她消灭这些丧尸?

额~

像个英雄一样保护世界吗?

摇了摇头,江浔把所有的思绪全都收敛起来,准备离开这里。

只不过她对这里完全不熟悉,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,首先应该是找个地图才是,弄清楚这里是哪里才是最要紧的,活着找个活人也行。

确认了下一步的计划,江浔又在这个房间里面找到了一个背包,上面落满了灰尘,好在没有坏。

把背包背在了身上,又用割下来的战斗服碎片把一片玻璃碎片包了起来放在了背包之中,还找了几块布和一件破外套也放到了背包之中。

手中拿着铁棍,铁棍外围同样的被腐蚀的很厉害,只不过这是实心的铁棍,里面保存的还是挺好,否则就扎不进那个丧尸的脑袋了。

这个房间里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用得到的东西,菜刀早就已经生锈腐蚀,没有用了,而且这里应该早就被洗劫过,还不止一次,所以剩下来的都是一些没什么用的东西。

把整个楼层全都搜刮了一遍之后,江浔总算是知道了她现在所在的地点和方位,居然离当初她死的地方没多远。

咦,不对~

现在她原本的身体还好好的在这里,那她以后怎么办?回这个身体还是回那个身体?

这个身体该怎么办,好歹是她正品的不能再正品的身体呀。

→_→

艹!

不管了,以后再说,现在也没有什么比赛规则,走一步算一步再说。

既然已经知道了她现在所在的地方,那就先回基地看看,也不知道张流死了之后,那个基地变成什么样子了,还有小缬,碰到了……就解决了吧。

她自己的机遇是一回事,她陷害她又是一回事,两件事怎么能混为一谈呢。

从楼上下来之后,那十几只丧尸便蜂拥而至,因为凝露的原因,她的身体素质各方面都提高了不是一点点,而且就连异能都变异的比之前厉害了许多。黄片黄片

黑色的藤蔓从掌心快速的生长出,以迅雷之势,从其中一只丧尸的眼眶里扎进了这只丧尸的脑袋里。

眼睛,可要比脑袋柔软多了。